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幻空殘夢集 愛下-三百五十九 固化透明瘤包,膿化厭清怪有孕相伴

幻空殘夢集
小說推薦幻空殘夢集幻空残梦集
挣扎中的化污簧蛇见照污大头面有此异动,一头雾水,正纳罕于那几道彩光照射的目标为什么不是自己,突然间刚刚还静受彩光的弯变短腿喷射出较方正大头面彩光更粗壮的炫彩光柱,那炫彩光柱的柱朝所向正是那簧体卡陷处。化污簧蛇立时感受到了其中危机,欲要遁逃,可无奈簧体受困及炫彩光柱地瞬至使得它结结实实地承接了该光柱地照袭。化污簧蛇开始还担心簧体承受不住其蚀照,可真当照污大头面的两只弯变短腿的两根炫彩光柱临体时,它所感受到的并不是蚀侵之力,而是胶融之力,这发现不禁使其脊背发凉,看来人家是想将自己长久地陷困于此呀。而若猜想成真,那对化污簧蛇来说绝对称得上是致命打击,因为它的如簧身体使得它大多处于蹦蹦跳跳状态,哪里能忍受令其绝望的长时间陷困某处境况。
化污簧蛇感见到随着自己被那两根炫彩光柱焊融在照污大头面的方正头面中间地带,它的断体求生念头愈来愈盛,它万万没想到当初最为担心的簧体深度蚀伤位置在此时却成了其脱困逃离的关键点。化污簧蛇挣扎“舞动”,簧体颤变加重,意欲通过闪断簧身地方式脱困。照污大头面因化污簧蛇地挣扎,它的两根炫彩光柱对簧体地照临随之变得浓重,簧体的被融固比例变得越来越大。眼见着簧体上的焊融点向那蚀伤深凹处挺进,化污簧蛇哪里还敢恋战,激发己之潜能,终于赶在蚀伤深凹处被焊融物蔓盖住之前颤断了簧体。化污簧蛇的头部与念意主导紧密结合着飞离了是非之处,而由于化污簧蛇的化污之能大都蕴存在其簧体头腹处,所以别看它折损了大半簧体却仍可存活,但今后它的蹦蹦跳跳能力就大打折扣了,苦了其习惯跃动之心,它若想簧体复健所需时日将不会少,因它的猎食能力大大降低。
伤重的化污簧蛇拖着残躯在满怀怨念地望了望仍处于躺平姿态的照污大头面后遁向了远方,其遁速自然快不了,旁观中的共有之念及念体见机便动起了心思,由于它们并不想惊动躺平的照污大头面及那脓化厌清怪,尾随而动。共有之念及念体与残体化污簧蛇的故事我们暂不叙谈,还是继续说那照污大头面吧!方正头面上的化污簧蛇无魂残体在其头部离断遁走后便停止了挣扎,断口处有透明液从残体中流出将断口裹包,未过多久便在断口处形成了一个固态透明瘤包。照污大头面的两根炫彩光柱在簧体断口处透明瘤包成形后也不再行那焊融之事,灭消掉了,只留下那两只弯变短小腿脚,照污大头面没有想到自己地俘困化污簧蛇行动会以这种方式收场。
照污大头面原本以为还要费一些周章,它之所以在簧体断口透明瘤包成形后收消了炫彩光柱不再焊融簧体断口的邻近部分,是因为它感受到了那断口处透明瘤包地活性,其中有着浓重的化污簧蛇味道,它怕自己继续焊融会伤到那透明瘤包。照污大头面的念意主导对透明瘤包很感兴趣,它觉得该透明瘤包物质是化污簧蛇的簧体精华所聚,于是它小心翼翼地念入其中,顿时化污簧蛇的簧体物性及化污簧蛇的化污手段等信息入得念来,看来这断口处的固化透明瘤包真的是化污簧蛇的精能精华所化。照污大头面感悟了一阵入念信息后作了重大决定,既然自己的方正头面中央核心已毁,而这个化污簧蛇残体又是个不错的同具化污之能物息,并且已被自己因拔除这个方正头面心头之刺太难而焊融在了中央核心处,不妨顺了那冥冥天意将这入体簧体断口处透明瘤包作为新的方正头面中央核心。
如若此念想成真,该行为不仅解决了方正头面中央核心的缺失问题,而且使得照污大头面又多了一个化污手段。照污大头面念意主导当然不会浪费掉化污簧蛇簧体的特点,它试着驭动那簧体断口处的固化透明瘤包,未出其所料该透明瘤包有着极强的弹性,开始自颤,使得躺平的方正头面随着其颤动而弹动。照污大头面念意主导经过一段时间地尝试,仅通过透明瘤包地颤弹就实现了方正头面地复立,这使得照污大头面对于躺平之事再无顾虑,现如今它不用动用那翻身秘法就可翻身立正。照污大头面念心大慰,那念愿初尝就有如此收获它怎能不愉悦,同时对其化转污浊能力会有更好表现充满了期待。
爱在心头口难开
照污大头面察观那引发此次争斗的脓化厌清怪,见其仍安伏在侧,虽然这情形似在情理之中,毕竟自己可是它们这类污浊之物的克星,可是念底里总有一种怪怪地感觉存在着,那就是之前自己与化污簧蛇斗得两败俱伤之时这脓化厌清怪为什么不趁隙遁走呢?那时自己和化污簧蛇可是没有什么行动自由的。事实上脓化厌清怪确有古怪,至于它为什么在照污大头面与化污簧蛇两败俱伤之际没有趁机逃遁还不是怀有身孕之故,要不然想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化污簧蛇堵在此地,不过这一次可不是因为什么行动不便,而是它同样贪恋两个天敌的化浊精能。这些化浊精能可是它体孕小怪的大补之物,所以它才欲行险招,伺机暗袭。脓化厌清怪见到化污簧蛇断体逃生,照污大头面的方正头面受伤未愈,更加坚定了它反制照污大头面的信心,它为了让自己的计划得逞,在克星们两败俱伤的大好偷袭时机出现时硬是忍了下来,安伏在侧,照污大头面察念它时更是表现得惧顺。照污大头面虽然念有隐忧但是并没有改变它要处置自己好不容易争所得的战利品地决定,它迈动自己的两条弯变小短腿来到了丑陋且污浊不堪脓化厌清怪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