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第二百八十二章 並非一心展示

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
小說推薦東北風雲二十年:興安嶺秘聞东北风云二十年:兴安岭秘闻
“自从咱们把江雪眠的其中一魂抽走之后他就变成这副模样,也不知道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如今看来确实有些可怜。”我看着躺在床上的江雪眠颇为无奈到说道。
沈雨晴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江雪眠,随即又看了我一眼,似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我见其好像有话要说,对沈雨晴使了个眼色之后我们二人便来到厅堂之中。
“镇林,江雪眠你打算怎么处置,先前你说要收留他我没意见,可如今他与外面的天京术道皆有仇怨,如果你再众目睽睽之下救了他,这些天京术道难免会记恨你,咱们好不容易改变在他们眼中的印象,如果要是救了江雪眠岂不是徒劳一场?”
沈雨晴说话之时目光看向门外,此时坐在院落中的术道弟子皆朝着厅堂方向看过来,眼神复杂,更有甚者带着怨恨。
微微一笑很傾城 顧漫
最接近蓝天
沈雨晴的担心不无道理,若说江雪眠跟这些天京术道没有牵扯还好说,如今他们仇怨太深,我若是救了江雪眠那就相当与天京术道为敌。
不过说到底江雪眠是因为我们才变成这个样子,如果不是我们抽取他一缕魂魄他不至于如此落魄,也不至于被这些术道弟子欺辱。
再者他杀的人并非是无辜良善之人,而是十恶不赦的坏人,这也是我为何决定要救他的原因之一。
“沈姑娘,你当真觉得这些术道弟子真心愿意跟咱们和解吗?霸刀门的赵天霸,九宫坊的萧妤,通幽阁的魏先通,这些跟咱们之间都有仇恨,你觉得他们能够跟咱们一条心吗?”
“之所以如今他们愿意前来参加是非堂的开业庆典,并非是想跟咱们和解,而是迫于咱们的实力,同样也是因为惧怕望岳楼的霍中原。”
“如今他们知道咱们与灵调科的安九臣交好之后更不敢轻易动咱们,所以说他们之所以这样是迫于咱们的实力和人脉,如果这些东西都没有你觉得他们还会容咱们立足天京吗?”我看着沈雨晴语重心长道。
“我知道这些术道门派并非真心实意与咱们和解,可最起码能够换来一时风平浪静。”沈雨晴沉声道。
闻听此言我冷笑一声,朝着院中术道弟子看了一眼:“哼,风平浪静?我今日就算是救了江雪眠他们一时半会也不敢对咱们下手,反正现在是非堂已经在天京插旗立棍,如果他们要是想针对是非堂那就真刀真枪比试一番,不管怎么说江雪眠今日我是救定了,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抢不走!”
沈雨晴见我言语坚定,没有丝毫动摇,无奈叹口气道:“行吧,你现在已经是是非堂的门主,门中的事情你自己做决断,只希望你今日的抉择不是一个错误。”
“我先进去看看江雪眠的伤势,你赶紧出去陪着他们喝酒,等送走他们之后咱们还有正事,别忘了韩茂海的案子还没有处理完,行尸如今依旧藏匿在天京,咱们决计不能让他再害人。”
听得此言我点头答应,随即朝着院中走去,术道门派弟子虽说对于我救了江雪眠心怀芥蒂,但在霍中原和安九臣等人的目光下也不敢对我有什么过分举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等送走术道门派弟子后已经是下午四点左右,原本热闹的院落一时间变得空空荡荡,只剩下霍中原和安九臣等人留在院中。
“顾兄弟,今日多谢款待,日后有什么事情尽管找我,只要我能做到的事情必然鼎力相助,我那边有点事,我先走了,有事你就跟我联系。”霍中原脸色通红,看样子喝了不少酒,见状我开口笑道:“放心谭楼主,日后肯定少不了麻烦你。”说完我抬手一挥,派了几名柳门弟子将霍中原送出了是非堂。
见霍中原走后我行至安九臣面前,此时安九臣正坐在桌前喝着茶水,他脸色并未有任何变化,身上也没有酒气,看样子他并未喝酒。
“九哥,今天客人实在太多,款待不周还请见谅。”我看着安九臣略带歉意道。
劍靈同居日記 國王陛下
安九臣听后起身抬手拍了拍我的肩膀,笑道:“镇林,你跟我这么客气是不是有些外道了,咱们两个可算得上是过命的兄弟,这一场酒席算什么,等日后你加入灵调科咱们喝酒的机会有的是。”
“九哥说得对,等会儿我让啸虎在附近的酒店给你们定下房间,今晚就在这里住下,有时间的话我带你们在天京逛逛,上次你和柳大哥他们来是为了执行任务,如今闲来无事也看看天京的景点。”我看着安九臣说道。
“好意哥哥心领了,但实在是不能久留,这次为了给你长脸我请了六位天字科成员和六位地字科成员,他们都是灵调科的翘楚,所以不能在外面久留,等会儿我们就赶回四九城,所以你们就别麻烦了。”安九臣笑道。
闻听此言我不禁心头一震,没想到安九臣竟然如此给我面子,天字科和地字科在灵调科中可谓是上游,放眼江湖更是人之龙凤,如今他一下便请了十二人来给我捧场,足以见得对于是非堂的事有多么重视。
“九哥,你这次当真是给我面子,镇林一定记在心里,既然你们回去之后还有任务那我就不强留了,日后若是再有机会来天京我一定好好带你们玩一玩。”我看着安九臣情真意切道。
安九臣闻言点点头,笑道:“好,我等着这一天,如今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行回去,日后若是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你九哥办得到的肯定办,办不到想办法也要给你办!”
一声大笑过后安九臣带着十二名灵调科成员离开了是非堂,最后在我和秦啸虎等人的目送下朝着远处驶去,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回到是非堂时柳门弟子正在收拾桌椅板凳,穿过院落我径直进入厅堂,不多时便来到卧室中,此时江雪眠上身衣衫已经被脱下,上面伤口和淤青满布,令人触目惊心,孟灵汐则是用碘酒给他的伤口消毒。
“灵汐姐,江雪眠现在情况如何,没有生命危险吧?”我看着孟灵汐担心问道。
孟灵汐闻言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向我,说从目前来看江雪眠没有生命危险,孟灵汐已经替他检查过,头部几乎没有创伤,最主要的伤势都是位于胸口和四肢,不过从其呼吸判断生命体征平稳,并未触及命门,内脏也没有严重伤势,只要多加休养就能够恢复。
听孟灵汐说完之后我长舒一口气,只要没有性命之忧那就没什么事,反正现在是非堂已经在天京立足,也不怕其他术道门派再来侵扰,江雪眠的安全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镇林,江雪眠可是索命门弟子,听说他的本领极高,在索命门中算是翘楚,而且为人生性孤僻古怪,你如今为何要救他?”常天玄一脸不解的看着我问道。
见常天玄心生疑惑我刚要开口解释,这时秦啸虎抢先道:“我哥爱惜人才,想将他收为己用,日后为是非堂卖命。”
常天玄听到这话神情变得更为诧异:“我之前听说他不是被你们打伤的吗,如今怎么又想将他收于麾下,你们这葫芦里面到底是卖的什么药?”
“这件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跟你说不明白,日后有时间再详细跟你说,对了,你之前不是说要让柳门弟子帮我们寻找行尸吗,如今外面天色已暗,你打算什么时候动手?”我看着常天玄问道。
常天玄听后朝着院落方向看了一眼,说如今天色虽然已暗,但街道上行人却有不少。
如果在这个时间让柳门弟子进入市区的话必然会引起骚乱,所以还是要等到入夜之后,那时街道上行人稀少,即便是柳门弟子穿梭市区之间也不会被人轻易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