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第196章:天地異變讀書

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
小說推薦從觀想太陽開始無敵从观想太阳开始无敌
“这位女居士,你手上的是金华钟?”
清虚老道惊愕问道。
孔雀看了李恒一眼,见到李恒没有什么波动,微微思考了一下,点了点头。
“这金华钟认你为主了。”
他又继续连忙问道。
孔雀摇摇头。
清虚老道见状一愣,旋即松了一口气,没认主就好, 没认主就好,吓死他了。
“那你能不能忍痛割爱?”
“这金华钟,吾徒实在太过需要,性命攸关。不过请你放心,老道我也不会空手套白狼,可以说出你的条件。”
他捋了一下胡须,神色缓和, 笑着开口。
“不, 老道长, 可能你有些误会了。”
孔雀轻轻出声。
“金华钟并没有认我为主,而是认了我主人为主。”她将目光投向李恒,同时将金华钟双手奉上,将其归还李恒。
“既然没有认你为主,那……”
这老道刚一听孔雀出声,还以为孔雀不愿意,想继续开口加大筹码,但当他听完孔雀这一段话后,瞬间傻了。
金华钟没有认她为主。
都市全能系統
认了她的主人为主?
他惊愕的看向神清淡漠的李恒,这姑娘和这狂傲后生的关系是主仆?金华钟认了这狂傲后生为主?他身形直接僵住了。
整个人好像遭了晴天霹雳。
他又连忙回过神来,看向众位先天,却发现众位先天也流露出怜悯的神色,同时摇摇头沉默着,似乎印证了刚才的话语。
清虚老道沉默了。
良久才摇摇头,有些惆怅地感慨。
“难怪难怪,到底还是老道我有些妄想了。当初钟声敲响之时我就应该想到这点才是,终究还是无缘呐,无缘。”
他本以为此行会无比顺利。
毕竟他徒弟清风身怀天地大运, 做起事来,便是时来天地皆同力,想要取得一件东西,那肯定轻轻松松,不会遭受任何阻碍。
谁料想,这次居然失败了。
金华钟在他们来到之前,就已经认主。
这难道就是气运混乱的结果吗?
清虚老道有些迷茫的想着。
他倒是没想过对李恒出手,抢回金华钟。
道门内也讲究缘法,讲究自然而为。如今他徒弟身怀天地大运而来,却未能得到金华钟,想必也是天定因果,纠缠无用。
因果已定,这又何必执着?除非……
他咬咬牙,依旧不仔细,缓缓出声。
“这位居士,金华钟你能否忍痛割爱,我们之间可以进行一场交易, 绝对不会让你吃亏。”
李恒闻言摇摇头。
“看来道长真的急切希望得到金华钟, 但可惜,此钟对我也有大用,我也正缺个趁手的法宝,这点还请道长见谅。”
他现在对这老道的印象还算不错。
即使修为远胜在场所有人,态度也不高傲,即使想得到金华钟,也没对他显露一丝敌意,出手夺取,反而语气缓和下来好好商量。
这在此方世界实在是难能可贵。
如果说这方世界是比烂的话。
这位道长称得上是不烂的范畴。
“哎,白跑一趟,清风,我们走吧。”
“不如归去,不如归去……”
清虚老道见到李恒回绝,感慨摇摇头,转身打算离去。大不了回去再找找其他镇运之器的线索,只希望以后真的能找到。
李恒见到清虚离开,微微沉思后,开口。
“清虚道长,且慢。”
清虚闻言一愣,瞬间转身,看向李恒。
“这位居士,你想通了?”他带着喜色。
“不。”李恒摇摇头。
“我只是想问,你要金华钟干什么?”
事实上李恒大概也能猜到一些,但终究还是要当事人确认,如此才有真实性。
“要金华钟干什么?”
清虚老道陷入了沉思,有些犹豫。
这种事情明显算是秘事,大事,这种变化就连他师祖,元神真人的存在都忌讳莫深,明显不适合说出口,起码不适合对一般人说。
但眼前这位狂傲的后生明显不是一般人。
虽说如今天地异变,气运混乱。
但他鬼才相信一般人可以抢着承载天地大运之人的机缘,而且没有遭受任何反噬。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也有三斤钉。
既然如此。
说出一些事情交好此人也无妨。
不过……他目光又看向旁边众多世家先天,只觉得是一群土鸡瓦狗,这种级别的秘事,他们可没有资格听。
旋即大手一挥。
一道金光闪过,形成一个防护罩,笼罩了他们师徒二人以及李恒和孔雀,隔绝外界的干扰与探测。
众位世家先天见状一惊,但很快又意识到双方谈论的事情绝对是一件机密之事,心中好奇心不由大起,纷纷暗中施展手段探测。
但一切手段都无功而返。
谷蜴
他们心中不由一凛,这老道真的不简单。
“这是一件秘事,如要说出,需施展手段屏蔽闲杂人等,还请居士见谅。”清虚缓缓开口。
“无妨,这也是必要之事。”
李恒点点头。
“居士谅解就好,那开始说正事吧。”
“居士应该清楚天地异变吧?”
清虚虽不打算从天地开辟之初开始讲起,但也得说明一番前因后果,或许能从对方的话中得到一些新的信息,也算互通有无。
然而下一刻,李恒的回答让他意外。
“天地异变,不清楚。”李恒摇摇头。
虽然他之前也尝试问过孔雀。
但她也是一问三不知。只知晓孔雀一族,因天地异变,灵境破碎,才沦落到如此境地。
清虚闻言露出惊讶的神色。
“居士真的不知道?”
他还以为李恒出自某个大势力。
“真的不知道,道长但讲无妨。”
清虚沉吟片刻,最终放弃了思考,算了算了,一起讲也无伤大雅,旋即继续开口。
“天地异变起源于百年之前,突现天倾之状,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但下一刻就全都恢复过来,平静如初,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但从那次以后,天地变得混乱了。”
“就比如横亘于天地虚空的洞天福地不知为何突然破碎,跌落于现世或者阴世。现世当中诡异的数量也莫名其妙增加,形成诡异浪潮。”
“甚至,曾经吞没了一方王朝。”
“甚至就连那个鬼地方都出现了。”
“鬼地方?”李恒很快就捕捉到了重点。
“居士连这個都不知道吗?那这个贫道也没办法了。因为那个词不可说,说者必遭不详,只能等来日居士亲自见证那个东西。”
清虚摇头说道。
李恒闻言,若有所思点点头。
“然后接下来,百年的时光里,局势趋于平静,虽然诡异邪魔数量大大增加,那个鬼地方的痕迹屡屡显现,甚至在各地出现了节点。”
“但是,总算还在应付范围之内。”
“再加上天上作为光明之源的大日依旧没有出现问题,现世存在的根基依旧稳固,所以很多人都将这件事抛之脑后,置之不理。”
“直到近段时间,混乱再次显现。”
李恒闻言,开口,“是气运方面吧?”
清虚闻言一愣,带着诧异的神色点点头。
“说的没错,居士难道遭遇过?”
李恒没有出声,不置可否,清虚也只能继续往下说。“没错,气运方面出现了问题,开始变得混乱,气运会在好运和尔运间反复横跳。”
“当然,这个问题看着严重,但对于普通人而言并没有什么大碍。因为他们的好运和厄运是平衡的,即使互相跳,那也是相同的数值。”
“但对于身怀大气运之人就不一样了。”
“大气运者,天地所钟,时来天地皆同力,走在地上都能捡到天才地宝,这是极致好运的体现。但如果把这些好运全都转变为厄运呢?”
“那就是被天地所弃,处处不顺。”
“说句难听的,喝杯凉水都可能被噎死。”
“这也正是劣徒的处境了。”
清虚苦涩说道。
“之前就有过一次。劣徒气运有大部分转变为厄运,天上直接劈了一道劫雷,差点没把我给劈死。不幸亏这转换也来得快,及时转变为好运,否则再来一道雷,我就真的得死了。”
李恒闻言,神情依旧不变,若有所思。
和他预料的差不太多。
不过他倒没有经历过这种厄运。而且自从上一次气运急剧变化之后,他这边就没有出现过第二次。
“所以这和金华钟,所谓的镇运之器有什么关系?”李恒猜到了部分,明知故问。
“这就到关键点了,镇运之器,顾名思义就是用来镇压气运的器物,法宝。按照我师祖的话,这种法宝可以帮助镇压气运不在波动。”
“本来我这边也有件镇运之器,可是那时候都不知道这点,当时气运也没有波动,也不需要镇压气运,最后打赌输给一个奇怪的和尚。”
“现在想要回来都找不到那和尚踪影了。”
清虚摇摇头。
“那和尚据说还是什么天命组织的人。要是能找到了和尚的话,或许就能拿回镇运之器,以及问问最近气运急剧变化到底是怎么回事。”
“毕竟天命那群家伙最擅长这种东西。”
“可惜他们不知什么时候就销声匿迹了。”
他又有些惋惜的感叹。
李恒闻言心神微动,天命组织,又碰到了这个熟悉的名词。至于和尚?莫不会是……僧道客确实比起道士,更像是和尚。
“没了镇运之器,就把目标投向金华钟?”
清虚老道闻言,有些尴尬,咳了一声。
“贫道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天地间涉及气运的法宝,神物本就稀少,镇压气运的东西,那更是稀少中的稀少。”
“要不是师祖指了条明路,再加上贫道的精心推演,我都找不到这里来。因为我二人来自大离南郡,也就是龙泉郡。”
从南向北,贯穿了大离?不止万里了。
不过镇压气运……
李恒微微沉思,然后缓声开口。
“镇压气运之事,我或许可以试一试”